幻想夢境

涂鸦


鲨鲨生日快乐!!!

【EC】

Charles Xavier✖️Erik Lenhsherr 小短片故事

前言:可能会有番外。
祝大家鸡年大吉!

stranger/陌生人

咖啡厅老板Erik 作家Charles

BGM:ghost—hella sketchy

伦敦的天气无常,午后的阳光照来了一场暴雨。

Erik在雨声中把最后一杯卡布奇诺递了出去,目送客人出了门。雨点打在地面和伞上的声音盖住了青年跑向咖啡厅的声音,咖啡厅的门被推开,发出了熟悉的声音,雨声也偷偷溜了进来。Erik把报纸折了这放在了一旁,起身望向门口。跟他的眼神相对的是一双惊恐的蓝眼睛,像一只迷路的羔羊。Charles的头发湿了一大半,肩膀和裤脚的颜色也明显变深了不少,手上的包在他的手里显得很大。并且他还没有拿伞。他向Erik所在的位置走近,望了望Erik头顶的菜单。

“请给我一杯卡布奇诺。”

“真不巧,最后一杯卡布奇诺刚刚卖出去了。”

“哦…”Charles把手放在自己的下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舔了舔嘴唇。“那就来一杯美式咖啡吧。”

“好的。”

Charles走向靠窗的位置,坐了下去。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然后在音乐中的咖啡厅里窜出了手敲击键盘的声音,夹杂与雨声之中。过了不久,Erik把咖啡放到了Chalres的桌子上,可Charles太过于专于手中的工作,完全没有注意到咖啡已经站在自己的桌上了。等Charles抬起头的时候,拿起咖啡也已经是冰冷的了,尝了一口才想起没有放奶。

Charles的脸上露出了很滑稽的表情。

Charles望向窗外,雨已经停了,天也变黑了。Charles把奶倒入咖啡里,一只手把杯子拿到嘴边,另一只手滑动鼠标。

“嘿。”Erik试着向他搭话。

“嘿。”对方回答道。眼珠始终盯在电脑屏幕上,光映在他的脸上,把他的瞳色展现得更加明显。

“你的咖啡凉了,需要帮你重新做一杯吗?”

“噢,不用了。”Charles始终盯着电脑屏幕。

Erik也决定不打扰他的工作。

Charles把杯子放回桌子,收起了笔记本电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咖啡很棒,谢谢。”

Erik应声望去,只看到了准备关上的门。

(重发)【Erik×Charles】EC×太空旅客 AU

(仅仅只是一个看完太空旅客的小感叹 太喜欢这个故事了 故事中的名字大都不改变 走向也是 或许有点改变也不一定)存在OOC 可能存在雷点 文笔一般 !!慎点!!
因为格式问题重发一下 

上 

① 

从控制室中传出来机械的人声,屏幕上显示着的“自动操控模式”,中心大厅只有清扫的机器人滑动地板的声音,5000个毫无动静的睡眠仓,时时刻刻提醒着这仅仅只是一艘毫无人烟的太空飞船。飞船外部传来一阵阵撞击的声音,控制室中的飞船虚拟模型投影出了外部的陨石群,陨石群无情地撞击着飞船的保护罩。“加强保护。”伴随着机械的人声,飞船虚拟模型的尾部冒出红光,沿着一路到达飞船顶部,最终达到给保护罩输送更多的能量的目的。


 但是,陨石群不会一直这么“友善”。一颗巨大的陨石出现在飞船的行驶轨迹上,这一现象自然被投影了出来。控制室发出了警报的声音,提醒着驾驶员注意躲避,可谁能理会到这一点呢,他们都还在沉睡呢。


 巨大陨石好无偏差地被飞船的保护罩撞碎了,一瞬间飞船中的亮光都断了。过了一会飞船的系统重新启动,才把一切恢复。遭到撞击的飞船出现了故障,然后被一一自动修复,可其中一个睡眠仓却出现了故障。 

1467号睡眠仓出现了故障。睡眠仓中被输送了气体,机械的针管插到躺在1467号睡眠仓里的人的手指,脖子等身体部位。之后熟睡中的人便从睡眠仓中被唤醒,“您好,Erik Lehnsherr。欢迎乘坐阿瓦隆号,距离您的旅程结束还有四个月的时候,您可以尽情享受阿瓦隆号上先进的设备。”机械的女声传入Erik的耳中,他慢慢适应着睁开双眼,“!?”Erik看到一个3D的女性脸庞,向他诉说着这一切。随着Erik的睡眠仓的移动,Erik被机器检查了身体机能,被机器发放了ID卡,被机器告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Erik只是躺在睡眠仓上惊叹着这一切,待Erik被告知完各种事务之后,他的脚终于落在了地上,ID卡告诉他他的房间的门将自动打开。Erik寻找了一会儿打开的房门,最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Erik一进房间,那机械的女声变向Erik继续告知着关于工程课程以及阿瓦隆号的设备。最后那个机械的女声强调着,祝您在阿瓦隆号的最后四个月玩得愉快。


Erik看了看房间的基本构造,一张小床,一个卫生间,一个内嵌式柜子和冰箱,噢,还有一块屏幕用来映出向导女性的上半身。似乎有点小,不过大概也足够了。Erik这么想着。Erik从柜子中拿出自己的行李,把身上的躺在睡眠仓里的衣服换成了纯黑色的高领毛衣和毫无亮点的牛仔裤。


 似乎之后有课程,Erik照了照镜子,便走出自己的房间,走向教室。可为什么走廊上都没有人?难道是他们醒得太晚了?他拉开教室的门,本以为会看到满座的人,但是却看到了完全没有人的教室。投影的教师向他问好,让他随意找一个地方坐下,可Erik哪有那门心思。他急切地问着投影的教师,其他人在哪!教师却告诉他有疑问课后再问。Erik跑出了教室,跑到了走廊,跑进了电梯,全然不顾电梯关于失重的提醒。


 这导致Erik在坐电梯上升的过程中,他自己也飘了起来。

 ③ 

电梯停了下来,Erik也落了下来。Erik也顾不得这些,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出的电梯。“Erik Lehnsherr先生您好,欢迎来到中心大厅。”Erik从地上爬起来,望向声源处的向导机器,朝机器大吼“其他人呢!为什么只有一个人醒了!”
向导回答道“每个人都沉睡在睡眠仓中,到了特定的时间便会被唤醒。”

 “那就是我的睡眠仓坏了!” 

“睡眠仓永远不可能出错。”随着话语向导机器变化着图表。 

“等等,那现在谁在驾驶飞船?”

 “驾驶员始终在驾驶飞船。”图标变换成了乘务人员。

 “我需要见见他!他在哪?” 

“驾驶员办公室在中心大厅二楼,驾驶室位于飞船二楼。会见驾驶员需要提前预订。” 

“谢谢。”
 然后Erik就气哄哄地跑去了驾驶室,有着向导机器变换一个笑脸的表情:“Happy to help.”


Erik跑到驾驶室,用ID卡扫了扫门牌,自然普通乘客是打不开这道门的。Erik透过小窗看到了飞船投影模型,上面显示着“自动驾驶模式”。


 之后Erik沿着那段长廊跑到了头,进入了观星台。 

“你好,Erik Lehnsherr先生。欢迎来到观星台What can I show you?” 

“这趟旅程的目的地在哪!”

 “二号星球。”随之这个星球在观星台被投影了出来。

 “那我们现在在哪?!”

 “我们在距离二号星球的90年距离外,我们已经离开地球30年了。”观星台上投影出了两颗星球距离之远,以及阿瓦隆号的位置。


Holy Shit.Erik在心里咒骂了起来,为什么他自己这么倒霉被叫了起来。 

④ 

Erik从机械室中找出了自己之前常用的工程工具,打算弄开摆放乘务人员睡眠仓的房间。房间的门是用很坚硬的金属做成的,Erik敲敲打打完全对它没有任何伤害。但他把所有的怨念都沉积在用工具敲打,捣鼓这金属大门上。真希望自己能操控金属,Erik这么想着。
Erik穿着自己的工程服,无奈地走在回房间的路上,走过酒吧时,里面似乎站在这一个人?!Erik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跑到吧台,问他“你知道其他人去哪了吗!” 

“大家都在阿瓦隆号上。你想要点什么?” 

“噢,威士忌。” 伴随着滚轮滑动地板的声音,Erik朝吧台里看了一眼。好吧,你是个机器人。然后酒杯被放了上来,酒杯也被就装上了。
 “你知道吗,一开始我认为你是个人。我的意思是,你很像个人,除了下半身。Erik Lehnsherr.你叫什么?”

 “Logan.现在是距离旅程结束的最后四个月,不打算在这儿好好玩玩吗?” 

“如果这是最后四个月,为什么只有我一个?距离旅程结束还有90年,我醒早了。我的睡眠仓出问题了!!”

 “睡眠仓永远不可能出问题。”

 “那我为什么在这里?” Logan被Eirk的问题呛到了,说不出话来。
 “你看吧,Logan.你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Erik把威士忌一饮而尽,离开了吧台,“明天我会再来的。”甩下这句话离开了酒吧。

【EC】可望不可及

可望不可及
星星Charles Xavier✖️鲨鱼Erik Lensherr💦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食用愉快😘

『设定:星星不能让鲨鱼碰到自己在海面上的影子否则会被碰到自己影子的鲨鱼看不见自己的存在。』


海上挂着一颗闪亮的星星,闪出的光芒远远超出身旁同类们的光芒。
海下充斥着鲨鱼,鱼群中那一条比同类体型小很多的,格外起眼。
那颗星星泛出的光使他很受欢迎,每到夜幕降临之时,他的身旁总是不缺吹捧他的人。不过他觉得腻了。
那条鲨鱼先天弱小的体型使他常被欺负,无论何时,他的身旁总不缺欺负他的人。他只能选择忍受。
闪亮的星星逃出了群星之中,弱小的鲨鱼游出了鱼群的嘲笑。
“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鲨鱼游到海面上,露出了令人望而生畏的背鳍,孤独地在海面绕着圈儿。
他被星星发现了。
“嗨。你在哪儿干什么?”
鲨鱼听到声音迷茫地朝四周寻找声源。
“看上面!”
鲨鱼从水面探出头望向乌黑一片的天空,唯独那颗星星是最特别的。
星星好奇地看着海下那位可怕的朋友,鲨鱼望着那颗在黑夜中过于闪亮的星星。
“我是Charles.Charles Xavier.”
“Erik Lensherr.你闪出的光快要把我弄瞎了。”
Charles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迎来的是Erik眼神的追击。
Erik把眼神收了回去,接着又只剩背鳍露出水面。Charles有些失落,对着海面大喊大叫:“Erik!出来陪我玩儿!”
海面依旧只有背鳍,Charles非常生气,如果他的手上现在有石头他肯定折腾死Erik。
可Charles只是一颗星星。
背鳍动了动,围着Charles在海面上映出的影子转悠,不一会儿就沉了下去。
Charles感到非常生气,可是他没有离开,仍然等待着背鳍的出现,直到天亮。
沉入海的Erik被清晨的阳光唤醒,他默默想着夜晚那颗耀眼的星星对他的不满和因他而起的生气,可白天的时候它们在哪儿呢。Erik并没有离开那片海域,反而在那片海域不停地转悠。似乎Erik认为白天的星星会掉到大海中。
夜幕降临,转悠了一整天的Erik筋疲力竭地在海面上停留。
是昨夜Charles出现的地方。
海面上缓缓出现一颗星星的影子。Charles没有走,Erik欣慰地想着。
“嗨!Erik!昨晚为什么不和我玩儿!”
“Charles你在天空我在海里怎么和你玩。”
“噢,我不管!”
Erik无奈的眼神中又带着丝丝的宠溺,暗暗盯着天空中的小东西,悄悄地游向他在海面上映出的影子。用鼻子碰了碰影子,对着Charles说:“你看这样行吗?我碰到你了。”
天空中的Charles对Erik的这一行为感到惊讶又特别。
Charles回答道,“好吧好吧!你很聪明!”
Erik一直呆在Charles影子的旁边,寸步不离,“你白天会去哪?”
Charles被Erik的问题逗笑了,缓了一会儿才回答道,“那也不去我就呆在这儿,只是看不到罢了。”
Erik害怕地问道“你不会被人类抓走吧!?”
Charles笑得更厉害了,对着Erik不安的样子很保证的说:“绝对不会!”
太阳升起星星都消失不见踪影。
Erik在原地等着Charles的出现。
夜晚Erik在海面上寻找着Charles的影子,却怎么都发现不了平日那闪耀的身影。
日复一日,Erik每晚都会来寻找Charles,可是都没有结果。
他慢慢淡忘了,忘却了他的闪耀。
Charles一直在,只是Erik找不到了。

已然遗忘十题x12M12

1.测验纸上的答案
这堂课考英语 请大家做好准备.老师边发着试卷边告诉同学.显然这位12同学对于英语并不擅长 对于其他也是马马虎虎.Mike的座位算是挨着12的位子 考试刚开始 12就一个劲的把眼睛往Mike那边飘.直到考试快要结束 Mike丢了一张纸在快要睡着的12头上 写着答案的纸张滑落在桌子上 12醒了.看到了纸上的答案 不慌不忙地抄了起来 是不是还让Mike给自己打个掩护.Mike看到12这副样子偷偷地笑了起来 充满了少年的秀气.等到试卷发下来那天 他们也都忘了考试当天那副模样.
2.耳边的悄悄话
夏日祭的到来 12和Mike作为朋友也互相邀请着去参加了.在夏日祭现场 他们并排走着 12对着过往的女孩子 指指点点 Mike无奈下只能让他赶紧远离女孩子 不然就要被她们给通缉了.总要在夏日祭里买点东西啊!12这么想着.于是带着Mike屁颠屁颠地走到苹果糖店买了两颗.不一会儿 他们便听到了从后方的天空传来的声音 是烟花.找到了一个观看烟花的好地方 只不过不能听到对方的话语 12对Mike说了好几句话 Mike愣是没听见.12突然凑到Mike耳边 这个烟花 挺好看的.Mike笑了笑回应到 是啊.
3.朋友的电话号码
作为相互的朋友 就算记不清电话的号码 也可以清楚记住他的长相和他的一切 空壳的电话号码.12是这么想的.
4.父母的嘱咐
Mike要和12去外地旅游一圈 Mike的父母自然要叮嘱一下他.虽然有一些烦躁 Mike还是听了下去 不过正当他在去机场的路上还回想着这些话时 一见到12 突然这些嘱咐似乎插上了翅膀 飞远了 没了.12看着Mike疑惑的脸 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Mike问12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12告诉Mike 因为你疑惑的样子很可爱.那次旅行中 前半段Mike几乎就没用正脸望过12 害羞了.
5.同桌的侧脸
12的同桌是Mike Mike的同桌是12.Mike是上课好好听课认真学习的好孩子.12是上课东瞧瞧西望望时不时插句嘴的坏孩子.某一天 12似乎把周围一切事物看光了 看完了.突然想起自己的一旁还有一个好孩子Mike 可能是太过于无聊 就开始盯着Mike的侧脸 慢慢思考着这位少年.蓝色深邃的瞳孔 好像要把自己吸入属于Mike自身的世界.12迷上了.
6.来不及说出口的话
“麦扣你说话呀!”
“麦扣你听到了吗?我是12啊!”
“麦扣你别睡了啊现在是早上了呀麦扣..”
“来来来麦扣快起来!我做了早餐哦!!”
“麦扣…?”
“麦…扣……你起来……啊……”
“麦扣……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麦扣………”
一个男人抱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自言自语.
7.答允的承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12开始从Mike的世界里消失 取而代之的 是空旷的一片 全是白色的 没有建筑物 没有动物 没有人类 也没有12.Mike觉得很空虚 像是心脏里没有血液在流通 自己只有肉体的支持 灵魂已经飘散.Mike在医院里醒来 意识到那全都是梦.
“12呢?我要见12.”
鸦雀无声.明明周围有Mike的父母 可他们却不说话 Mike笑了笑
“嘻嘻 12又在和我玩捉迷藏.我来找你了.12.”
父母告诉Mike 12已经死了.Mike没有过大的反应 安静的走回了被窝 念叨着12这个笨蛋 互相答应的承诺 被埋进了海底.
8.拥抱的温度
12的拥抱很暖和 至少Mike是这么觉得.12的拥抱好像加了魔法 可以把Mike从极端的世界拉回来 12的拥抱 很温暖.
9.记忆中的笑容
印在他们记忆中对方的笑颜 随着时间的冲刷 淡了 不见了.
10.墓碑上的名字
他们被自己的儿女葬在墓里.挨在一起的位子 就像最初他们的位子也被巧妙的安排在一起一样.一切回到最初.
“你好 我是Mike...”
“你好!我是12!”
仿佛像最初认识的那样 又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拼凑的断音x花吐症

first day
少女清晨就被从喉咙催上来的恶心感闹醒 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只好悄悄地在家人没有察觉之下 悄悄地出了门。少女也没有随身带着很多东西 一部手机 一把钥匙 仅仅也就是套了一件外套在身上。少女漫步在街头 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 摁了一下开关 从手机上散发的光几乎毫无保留地照在清晨孤零零散步的少女脸上。少女从口袋里 摸到了耳机 随机找了一首歌就听了起来。甚至是一首少女没听过的歌。
『只是拼凑而出的与你在一起的时光 也该差不多作个了断吧。将这条线、切成小断 就会五颜六色地、四散了吧。』
可能吧。
恶心感把少女拉回了现实。少女摁开手机看看时间 是时候回家了。回到家时家人已醒了 少女借着倒垃圾的理由圆了出门的谎言。正要说出话时 却吐出了几片花瓣 少女惊讶了。难道这就是恶心感吗。
『只是将这条线剪成小断 很简单吧?简单得让人发笑吧?』
少女走回房间扯下耳机丢在一旁。把自己埋在床上 这算什么啊。
two days
少女醒在早晨噪杂的闹钟声里 昨天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自己吐出花瓣的原因 原来这是花吐症吗。可是我真的有所谓暗恋的人吗。迷迷糊糊想着这些 少女进了浴室。弄完琐碎的家常便饭 少女向家人说了一声就出门了。少女不例外的不断想着关于自己是否有喜欢的人 不知不觉走到了教室 和同学们道了早安。没有花瓣 大概不是他们。
『只是稍为变得轻松一点而已。』
少女脑中挥之不去的歌词让少女无法集中好好上课。想到自己要死亡更是无法平息 怎么办呢。目光却管不住的总是往一位少年身上瞧 好似少年身上有着宝贝。嗯?等等?是他??
少女捂着自己的心脏 恶心感翻上来 好像比昨天更难受了。课间铃声敲了起来 少女决定去找少年。少女和少年之间的关系 说是陌生人有点过 熟人还算是凑活 认识时间不长也只是因为开学时坐的近的契机 熟上了。少女也丝毫没有察觉 自己是否是对少年产生了 爱 这一情节。
『呐、看吧、那时候的那句话 累积起来的、白过的时间。』
少女有意的跟在出了教室的少年身后 少年察觉到了少女 回过头来。有事吗? 少女惊了一下。嗯?啊对了对了 最近你喜欢的作者又出新书了。少女强忍着尽量不让花瓣过去放肆。少年对少女的笨拙感到欣喜 不禁笑了起来。少女不解 走向了少年。这一个身高差还这能让人认为我们是情侣呢哈哈哈。少年调侃起来。若是真的情侣就好了啊。少女也只是点点头地回答了。
『解开了这条线的低声细语。』
three day
少女也知道向少年这么唐突的说出告白的话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如果是相反?也许等少年回过神来少女都已经变成花瓣烟消云散了。少女有一些害怕 可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 就必须100%让少年喜欢自己。少女决定继续进一步让少年喜欢自己。少女找到少年 礼仪性的和少年搭了话 少年似乎也注意到了少女会吐出花瓣的事实。而少女也没有支支吾吾。在走离教室不远处就被少年拦了下来 惊恐的问少年有什么事情吗?少年指着从少女口中落下的花瓣 这是什么。
『如此 不被发现的话。然而说不定我 永远 永远 都会喜欢着你呢。这样会感到 有点痛苦的吧...』
如你所见 花瓣。因为我喜欢你啊笨蛋。少年呆滞了 回过神来却发现已经在花海哭成泪人的少女。可是这样无法挽回少年 并不喜欢 少女的事实。
『ticktack ticktack 绑起解开。dingdong dingdong 那再见了。解开了的这条线低声细语。』
少女消失在花海 无人知晓。却不知那天少女却和少年在一块。
『乾脆乾脆 消失掉吧。』
BAD ENDIND